投影里的中国革命

文章来源:中国投影网  更新时间:2016-08-09     

 

  在五千年的中华民族历史中,投影技术的出现与发展始终扮演着一个毫不起眼的角色。虽然在上期“投影史”栏目里,本人提过投影是中国人的第五大发明。但它的确没有四大发明为人类的文明与进步作出那么大的贡献,因为它的出现本身带着娱乐的性质与目的,即使今天也是难以避免。虽然近几年商务投影机得到了蓬勃的发展,但在客观上说,投影仍是以娱乐为主。无论是中国古代的皮影戏、走马灯,还是今天的好莱坞大片,商用投影机都是这样。

 

  有人说,一朵鲜花也可以记载春去春来,一颗露珠也能折射七彩的阳光。投影也是一样,虽然它的历史对于拥有五千年文明史的中国来说,只是沧海一粟。但是从某种程度上说,它确实投影出了中国革命的历程。

 

  投影里的中国近代史

 

  18951228日,在法国巴黎卡普辛路14号大咖啡馆的地下室。在潮湿和昏暗中,卢米埃尔兄弟放映了几部影像短片:《工厂的大门》、《拆墙》、《婴儿喝汤》、《火车到站》,人们看到女工们穿着衣裙,软边帽上插着羽毛,三五成群,边说边笑地步入厂区的入口;火车站的月台上,男女老幼正在等候火车的到来,列车从远处驰向月台……这便是世界电影史的开端。这个事件对中国来说似乎没有什么影响,因为当时全国的老百姓都沉寂在签订《马光条约》的悲愤中。可谁曾想到第二年,这一西方最新的技术成果就传入了中国。据《申报》记载,1896811日(光绪22年),一位法国游客在上海徐园的茶楼“又一村”放映了一部短片,这是电影第一次在中国放映。和在国外放映的情形相同,这部电影是穿插在“戏法”、“烟火”等游艺节目中放映的,放映地点也和世界上第一次电影放映有着某种相似之处。随后,来自美国、俄罗斯、意大利以及葡萄牙的几位商人先后在天华茶园、奇园、同庆茶园、升平茶楼、跑冰场等地点进行商业电影放映,使电影在这个东方大都会渐成气候。

 

卢米埃尔兄弟

卢米埃尔,全名路易•卢米埃尔,是一位化学家和大企业主,同时也是一位优秀的摄影师。1895213日他们兄弟俩获得了电影专利证书。这包括了电影摄影机、放映机和电影银幕。在研制放映机时,卢米埃尔兄弟从缝纫机得到启示,采用抓片爪抓胶片,以两个扇形瓣组成圆盘遮片装置,巧妙地解决了胶片间歇通过片门的问题;他们还设计了每秒钟16个画格的放映速度,解决了放映画面的清晰度问题。这样,“活动电影机”就宣告诞生了。

卢米埃尔兄弟摄像机

《工厂的大门》

《火车到站》

    中国人自己放电影是在1903年的北京。中国商人林祝三从欧美回国,携带放映机和影片,在打磨厂乐天茶园放映电影,这是中国人从国外自运电影在国内放映的开始。此后,在北京前门外的大栅栏大观楼戏院、西单市场内的文明茶园、东安市场内的吉祥戏院、西城新丰市场里的和声戏院,相继都有电影放映。

 

  

  此后,电影传入了皇宫之中。据记载,1904年,慈禧太后70岁寿诞之时,英国驻华公使曾进献放映机一架,影片数套,为慈禧放映电影。但只放了三部,发电机即出现故障,导致爆炸,慈禧认为此乃不祥之兆,从此禁止在宫内放电影。第二年,大臣端方出国回来偷带回放映机一架,并在宴请载泽时进行放映,结果中途放映机又发生爆炸,现场的翻译等人被炸死。“宫廷电影”就此终结。 到了1905年,中国第一部电影《定军山》在北京的丰泰照相馆诞生。著名京剧老生表演艺术家谭鑫培在镜头前表演了自己最拿手的几个片断,片子随后被拿到前门大观楼熙攘的人群中放映,万人空巷,这是有记载的中国人自己摄制的第一部电影,标志着中国电影的诞生。这一年,离卢米埃尔兄弟在巴黎放映《火车到站》过了10年。

   从上面的描述中,我们很容易发现,从电影的出现到我们引进电影、接受电影,再到我们拍出自己的片子,一切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水到渠成,而且这一过程仅花了10年时间。这就说明了在中国当时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环境下,中国人对西方新事物的接受很快,他们迫切寻求救国救民的道路与方法,于是,对新事物的接受也变得快速起来,这就为后来辛亥革命的胜利,以及一系列风起云涌的革命运动奠定了基础,也为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迅速传入中国打开了窗口。

 

  投影里的中华儿女

鲁迅

鲁迅,电影让他坚定了

弃医从文的决心

   我说投影改变了鲁迅的命运,也影响了中国的革命史,有人会认为我是在胡扯,但是请相信这是真的。鲁迅于1902年到日本留学,4月入弘文学院,19044月结业,6月入仙台医学专门学校。相信我们都学过鲁迅的《藤野先生》,在文章中有这样的记载:“但我接着便有参观枪毙中国人的命运了。第二年添教霉菌学,细菌的形状是全用幻灯片来显示的,一段落已完而还没有到下课的时候,便影几片时事的片子,自然都是日本战胜俄国的情形。但偏有中国人夹在里边:给俄国人做侦探,被日本军捕获,要枪毙了,围着看的也是一群中国人;在讲堂里的还有一个我。 ‘万岁!’他们都拍掌欢呼起来。这种欢呼,是每看一片都有的,但在我,这一声却听得特别刺耳。此后回到中国来,我看见那些闲看枪毙犯人的人们,他们也何尝不酒醉似的喝彩,——呜呼,无法可想!但在那时那地,我的意见却变化了……”。

   就是这样一部电影让鲁迅弃医从文,用他那标枪、匕首般的笔唤醒了沉睡百年的东方雄狮,这里也有投影的一份功劳。试想,如果当时没有投影技术,鲁迅先生只是道听途说,或者在某报纸中看到,那么他也许不会有那么大的愤慨,也就不会做出那么大的决定了。投影的优势就是把声音、图画、人物、形象都完全的展现在人们眼前,让人身临其境一般。“围观的中国人”麻木、愚昧……的人物形象通过电影的声色传播,活灵活现的展现在鲁迅眼前,让他有了弃医从文的决定。从此,中国文坛又有了一位空前绝后的文学大师,他的作品影响了一代又一代中国人。

 

  其实,从《藤野先生》这篇文章中我们还可以看到一些值得学习的东西,例如,文章里有关于幻灯片教学的细节,从这一点我们可以看出日本人对教育的重视和日本教育的发展。在100多年前,日本学校就有了电教设备,而我们今天的大学配备电教设备又有多少年呢?据说,日本《马关条约》所得赔款的3/1被用来发展教育,如此看来,日本人用我们的钱买教育设备,然后放映枪毙中国人的电影来侮辱我们中国人。

宋美龄,中国优秀的女外交家,电影的痴迷者

 

  宋美龄平生喜欢看电影,称得上是“电影迷”。上世纪60年代,每天到了晚饭之后,宋美龄只要兴致一来,就让副官叫来士林官邸中负责放电影的袁师傅。放的电影算是原汁原味,全部是从“中央电影公司”取回的原片,一刀未剪。宋美龄比较喜欢看外国片,她的英文能力很强,片中人物对话,全都听得明白,根本无需翻译。从头到尾,完全明了其中情节。每次电影,宋美龄都全部看完。蒋介石则以自己的作息时间为准,他习惯在晚上10点前就寝,所以他通常只看40分钟左右,最多不会超过一个小时。每次他看时间快到9点了,便高声叫道:“好,停!”这时,袁师傅就暂时关掉电影放映机。蒋介石对宋美龄说:“我不看了。”宋美龄知道他要上楼睡觉,就摆摆手说:“你不看了呀,很好看嘛,好,那我们继续看。晚安!”蒋介石起身,所有工作人员也都站了起来,目送他上楼。随后,宋美龄就叫袁师傅:“好,可以再开始了。”电影便又继续放映。

  蒋介石从来没有完整看过一部电影。当时他似乎只对一部美国片子《巴顿将军》感兴趣,不过感兴趣归感兴趣,他还是只看了半场,就回房去休息。到了70年代,蒋介石时常住院疗养,袁师傅也奉宋美龄之命,在病房的走廊上架起了银幕和电影放映器材,搬了几张沙发,蒋氏夫妇就在那儿看电影。两人看电影的习惯还是一如以往,喜欢看完的看完,只看一半的还是只看一半。

  1943年,宋美龄再次被美国《时代杂志》选为封面人物和年度风云人物。11月,宋美龄随蒋中正出席中、美、英三国首脑开罗会议,穿梭于蒋中正和美国总统罗斯福、英国首相邱吉尔之间,充分展现了其外交才能。由于蒋中正不会说英文,居中翻译协调的工作全部由宋美龄负责,罗斯福事后说:“我对蒋先生的印象十分模糊,现在想想,我对蒋先生的认识,几乎全部是透过他的夫人。”事后,邱吉尔对罗斯福说:“这位中国女人可不是弱者”!

北京时间20031024517分,一代杰出的女外交家宋美龄在美国纽约逝世,享年106岁。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各参战国领袖及夫人中最长寿者。